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

从我们进入学校读书

认识汉字

是在每个字上面的拼音一个一个读

可以说

拼音就是我们认字

很重要的一个工具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在小编的记忆里

从小学第一堂开始就是学习汉语拼音

拼音是这代人学习汉字的工具

拼音,就是根据普通话的音节,用26个字母划分声母韵母

再加上中文特有的声调,就组成了一个音节。

那么在几千年前的古人们

在没有拼音的情况下是怎么学习汉字的呢?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直音法

这是古人最常用的学习方法,也是最容易学会的方法。“直音法”可以理解为,因为读音相同,可以用一个字代替另一个字的读音。小编举个例子《说文》中的“材,才声”,意思是说“材”这个字的读音应该读成“才”。直音法虽然简单易懂,但是它有很大的局限性。有时候会出现某个汉字没有同音字的情况,比如“丢”字,我们找不到同音字来注直音;有时候这个字虽然有直音。但是那些注直音的汉字比被注音的字更难懂、难读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用生僻字注常用字,这种学习方法就不可以用了。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读若法

读若法实际上是用一个字来给另一个字注音,和直音法不同的是不同的是,读若法找的是读音相近的字,并非要相同的音。这自然就扩大了直音法的适用范围。例如“刀”字,《康熙字典》注“到平声”。“刀”是平声字,“到”是去声字,单用“到”来对“刀”字注音是不准确的,因此必须法“到”字的声调改变了,才能得到“刀”字的读音

小编了解这读若法后,觉得古人的书还真是复杂,毕竟真的是字上加字,你还得分得清哪个是用来注音的,哪个是真的要认的。放到现在,就是我们在学习英语的时候用汉字标注,是同样的道理。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譬况法

譬况法是指用近似的事物来比照说明。譬况法与前两种放法有着本质上的区别,它不关心字本身的读音,侧重点在于告诉人怎么发音、发音的重点在哪里。譬况法多用于先秦,“冀横口合唇言之,踧口开唇推气言之”便是譬况法的一句教学说明。因为出现的比较早,所以有人认为譬况法是汉字注音之始。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反切法 

反切法就是用两个字拼出一个音。如“昌”字,音“尺良反”,就是说“尺”和“良”相拼,得出“昌”字的读音。由此可见,反切法是根据声韵原则来进行拼音的,它其实是一种双拼法,总是用两个字来拼音的。

在以后历代中,反切被不断改进,其中最突出的就是《广韵》和《集韵》。虽然都是宋代的韵书,相差只有几十年,但是《集韵》的反切已经有了很多的改进。明代的吕坤所写的《交泰韵》,清代的潘耒所写的《类音》,设计出了新的反切方法。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看到这里,小编真觉得古代的孩子还是比我们厉害得多了,老祖宗发明的这些方法,真的是绝了。小伙伴们,你们还记得自己是怎么知道第一个汉字的吗?

本图文摘自网络

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识字的,这方法太厉害了!》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