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

有的人活着

但他已经死了

有的人表面风平浪静

但脚趾已经抠出一套房产

人生在世

谁没有遇到尴尬的时候

怕的是被别人看见

这就升级为社会性死亡了

导致当事人变成一具具“尸体”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死亡等级:一房一厅

案例1:《色批帅哥被本人抓到》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7月3日

案发经过:

名为“.”的“尸体”发现一直仰慕的帅哥在朋友圈发了照片。

当事人细细品味后发现帅哥裆部露出不可描述的形状,特地用红线画圈标记并准备询问姐妹“猛不猛”,结果把照片发给帅哥本人。

早上,帅哥本人回复如下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“楼主要如何洗掉女色批的印象”


案例2:《被男朋友发现看h片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5月10日

案发经过:

名为“七海”的“尸体”的男朋友在翻看当事人的手机并点开了相册,接着当事人早上欣赏的h片直接蹦了出来。

男朋友愣了0.1秒,看着当事人说:野啊宝贝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“这就是‘野啊宝贝’的由来”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死亡等级:三房两厅

案例1:《在超市滑倒把旁边人的推车推了3米远》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6月24日

案发经过:

名为“泥子”的“尸体”在超市买菜,没注意到地上有块湿漉漉的菜叶子,一脚踩了上去。

当事人滑了一脚,劈着叉但是又挣扎着觉得自己可以站起来,于是又劈了一个叉,反复了3次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慌乱中当事人抓住旁边唯一可以抓住的东西,就是一个大爷的购物车车柄,并在三次劈叉过程中将它推走了三米远。当事人凭借惊人的小脑站起来后,在众人的目光中将大爷的购物车推了回来。

当事人离开时,发现大爷眼中多了一丝崇敬。


案例2:《鸡胸肉太干咽不下被以为快噎死》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7月8日

案发经过:

名为“专修缝纫机”的“尸体”正在吃午饭,根据当事人的描述,为了减肥她点了份沙拉,而这份沙拉包含了沙拉界最难下咽的食物:煎鸡胸肉。

因为鸡胸肉太干导致唾液腺停止分泌,当事人觉得嗓子仿佛被堵住了。当她在伤春悲秋并咬牙切齿时,组长突然经过并询问她ppt做完没。

瞬时,鸡胸肉突然下滑了一口,当事人面临即将被组长发现噎住的尴尬,双手在杂乱的桌面寻找水杯。

这时,组长注意到了不对劲,拉住当事人的胳膊,仿佛要做海姆立克急救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当事人急火攻心,鸡胸肉一下咽了下去。临走时组长还说ppt不用着急,慢慢做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“组长:同事被我催进度吓到差点噎死”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死亡等级:独栋别墅

案例1:《随便交了张表情包当作个人照片》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7月2日

案发经过:

名为“失眠的梦境”的“尸体”的公司要求每个人提交一张自拍和一个近期工作口号。因为当事人平时非常不爱拍照,想着没人会认真看,就随便交了一张表情包,口号写了句“活下去!”

紧接着,当事人在钉钉群收到了这样的照片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“活下去!”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案例2:《问帅哥要微信时被聚众围观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7月7日

案发经过:

名为“一只有梨涡的猫”的“尸体”在优衣库遇到了一个帅哥。当事人实在按耐不住,准备上去问帅哥要Wechat,发现帅哥跟他的妈妈外婆以及七大姑八大姨在一起。

当事人决定先按兵不动,等到帅哥去结账时,一个箭步冲到收银台,却发现帅哥没掏出手机,他刷卡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当事人依旧决定向帅哥要微信,结果帅哥说:“啊?我手机没电了”

此时,帅哥的七大姑八大姨围过来问怎么了,帅哥解释了一番。帅哥的妈妈非常通情达理,把手机借给了帅哥加微信。

而旁边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,当事人的脚趾在地板上扣出了一栋别墅。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
“没事,就当提前见家长了”


案例2:《和男神去高级餐厅吃饭》

案发时间:2020年5月18日

案发经过:

某不知名的“尸体”和男神去高级餐厅吃饭,特意提前一星期学习各种西餐礼仪,买新衣服,烫头。

结果当事人吃饭回来的那天晚上一直没说话,以为是自闭了,后来才听说当事人在吃饭时候为了表现优雅,在服务员的时候用了英文,招手一声:taxi

《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“社”死了》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